懒是美德。

        晚上回家时看见一个人和我背向而行,双臂朝斜上方伸展,双手张开。我不由得行了个侧目礼,心里嘀咕这人好生奇怪。等我回到家时我猛的反思起来,我到底是如何去界定“怪”的?是和我不一样的就是怪,还是脱离主流社会认可的就是怪?


        个体的独特性造就了我们的独一无二,若行为出格就是“古怪”,那么在他人眼里也许我也是“怪”的。
既然如此我为何要用那种眼神去审视那位舒展着自己身子的男子?这使我又一次体验到了羞愧的滋味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查无此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